潘建伟签证被拒错过克利夫兰颁奖,中美科技关系经受血雨腥风 2019-04-19




  新智元原创  

编辑:金磊、小芹、张乾

【新智元导读】美国最近在科研界动作不少。上周NIH宣布将对各个大学违反规定的科学家采取措施,紧接着NSF的调查又将登场。Nature杂志便发文对此次科研现状做了深度分析。

科学有无国界?


昨天,Nature杂志发文,对当下中美科研关系做了深度梳理和分析:


研究领域正越来越多地卷入美国和中国之间持续的紧张局势。


文章地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270-y

事实上,在上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一席话已经掀起科研界的暴风雨在接下来的一两周时间内,NIH将对各个大学违反NIH规定的科学家采取行动,有人将被开除。

Francis Collins

NIH正在对全国55个机构进行调查,主要内容是了解外国科学家是否遵守有关披露外国关系、保护同行评审的机密性和处理知识产权的机构规定。

一些美国大学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宣布”,他们已经采取的行动,以防止外国政府不公平地利用NIH资助的研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美东时间4月15日,美国参议员致信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委(NSF)主任France A. Córdova博士,要求肃清外国政府对NSF资助研究项目的渗透和干扰,并在两周之内做出答复。

这次该参议员的矛头直指较为自由开放的基础科学研究领域,并且他在信中直言不讳,目标和对象,就是中国学者。

完整信件地址:

https://www.finance.senate.gov/imo/media/doc/2019-04-15%20CEG%20to%20NSF%20(research%20threats)1.pdf

到底是何故,让美国对其学界的国际合作关系接二连三的做出大动作?科研界的“暴风雨”逐渐拉开序幕,国际合作学者们又该何去何从?


以下是Nature的文章。

Nature发文,深度调研中美科研紧张关系

《自然》杂志调查了紧张的环境,以及对科学家和研究的影响。

背景是什么?


多年来,美国一直指责中国向其认为重要的行业提供慷慨补贴,并限制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从而扭曲了全球贸易。美国还称,中国的政策正迫使美国企业交出知识产权,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在试图解决这些问题的几轮谈判失败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对818种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紧随其后,对545种美国商品征收关税。迄今为止,两国之间的进一步会晤未能达成新的贸易条款。


科学是如何被卷入其中的?


去年8月,NIH院长柯林斯致信其资助的1万多家美国机构,称NIH担心“一些外国实体”正在干预NIH资助的项目的资金、研究和同行评审。


然后,柯林斯上周表示,对55所美国大学的调查发现了一些“严重”违反了该机构资助规定的行为——包括资助对象没有公开外国政府给予的资金,或将所属美国机构的知识产权转移到中国等其它国家。他说,一些受资助的研究人员可能因此被解雇。


其他机构呢?


据报道,今年2月,美国能源部(DOE)发布的一份备忘录称,由于担心参与者可能共享政府资助的研究,美国能源部将禁止其雇员、合同科学家和资助接收者参加由“敏感”国家政府主持的人才招聘计划。


这份备忘录没有具体提到中国,但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人才招聘计划之一——千人计划。自2008年以来,该计划已促使数千名中国工程师和科学家返回中国,其中许多人已经移居美国。这些研究人员得到了重要的职位和慷慨的资助,有些人还与两国的研究机构都保持着联系。


美国能源部科学办公室的一名研究人员告诉《自然》杂志,能源部正在改进一些研究领域的国际合作的安全政策。


美国商务部也在更新有关技术出口的规定,这些规定可能会使一系列研究项目的安全协议复杂化。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出口合规官员、大学出口控制官员协会主席Wayne Mowery表示,即使在现有规定下,当研究人员(包括相关学生和博士后研究员)提交安全审查项目时,也经常会发生冲突。有时,Mowery不得不告诉研究人员,他们的中国学生可能无法获得许可。


Mowery说,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研究人员决定放弃该项目,而在其他情况下,年轻的研究人员会被告知,出于安全原因,他们无法参与这个项目。Mowery补充说,考虑到该校30-40%的国际学生都是中国人,这可能影响招生。他说:“如果学生们被告知,他们无法在美国院校从事尖端研究,那么他们就会去其他地方。”


签证怎么样?


美国国务院也实施了新的限制。根据去年6月出台的一项政策,想在美国学习机器人、航空和高科技制造业的中国毕业生不能再申请五年学习签证:该政策只允许这些学生申请一年签证。

学术会议行程是否会受到中美科研局势的影响?

似乎是这样的。

潘建伟告诉《自然》杂志,由于他没有签证,今年已经错过了在美国召开的两次会议,其中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会议,他本该在这次会议中获得纽科姆·克利夫兰奖,以表彰他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优秀论文。


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Xinhua/Alamy)

克利夫兰奖是美国科学促进会的重要奖项之一,奖项设立九十余年来,潘建伟团队是中国科学家首次在本土完成的科研成果而获得这项荣誉。

另据中国日报报道,今年2月举行的2018年度克利夫兰奖颁奖典礼上,代表潘建伟团队领奖的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印娟博士


上个月,他终于拿到了为期三个月的单次入境签证。而在过去,他可以在一个月时间内拿到为期一年的多次入境签证。潘建伟表示:“这种困难肯定会给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之间的科研合作造成障碍。”

其它的例子?

无独有偶。

在美国举行的几次大型会议中也有关于中国公民签证被推迟的消息。去年11月,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计算天文学家Peter Teuben在帮忙组织ADASS会议中表示,在申请会议的24中国研究人员中,只有6人获得了签证并顺利参加了会议。

去年12月,近300名中国公民退出或没有出席在华盛顿举行的美国地球物理联盟会议,这一数字是缺席2017年会议人数的两倍多。工会发言人表示,签证延期只是他们没有参会的其中一个原因。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一位官员表示,在过去12个月中,大使馆知道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和学者无法获得美国签证,但具体原因尚不清楚。

美国国务院的一名新闻发言人表示,国务院根据美国法律对签证申请进行评估,并将《自然》杂志提交到了他们的网站来统计大使馆的等候时间。

这种紧张局势是否会影响中国的科研?

很难说。

许多中国科学家不希望在公开场合谈论这个问题。但是天津大学药学院院长Jay Siegel表示,与10年或20年前相比,中国在改善和国际化研究方面不再那么依赖与美国的合作。他表示,中国拥有自己的资源,包括丰富的研究设施、庞大的劳动力和强大的资金来源。

Siegel说:“学生和投资者已经把欧盟视为一个更有吸引力的就业机会或商业发展的地方,因为欧盟比美国更开放,更能接受中国的合作。如果签证问题继续存在,中国的研究人员将努力加强与欧洲研究人员的关系。”

中美合作关系到底怎么了?

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脚步之后,许多美国大学正在更新其财务披露和知识产权政策,以确保与外国实体的合作得到恰当的报告,或者提醒教员注意现有政策。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明尼苏达大学以及普渡大学等机构也进一步限制了与华为的合作。华为是全球研究机构的主要资助者之一。

普渡大学负责研究和伙伴关系的执行副校长Suresh Garimella表示,这些限制的影响微乎其微。Garimella是冷却技术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该研究中心是一个包括华为在内的研究联盟。在学校做出决定后,Garimella不得不告诉公司他们不能再参与合作了。

许多美籍华人科学家担心,这些言论不公平地针对他们。今年3月,代表华裔美国研究人员的三个生物医学协会给《科学》杂志写了一封信,称在美国工作的华裔科学家有被挑出来“挑刺、刻板印象和种族定性”的危险。

其他大学对这种紧张局势作何反应?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负责政策事务的副主席Tobin Smith表示,许多大学在研究如何解决学术界受外国影响的问题时保持沉默。

Smith说,他的组织一直在与包括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能源部和国防部在内的联邦机构官员开会,讨论这个问题。大学需要更加警惕外国对研究的干涉,但同时也要平衡学术开放和国际合作的需要。

“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现在看来是有点模糊,但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话题,让我们校园里的高级研究管理人员夜不能寐。”


参考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270-y

https://www.finance.senate.gov/imo/media/doc/2019-04-15%20CEG%20to%20NSF%20(research%20threats)1.pdf


更多阅读


新智元春季招聘开启,一起弄潮AI之巅!

岗位详情请戳:


【加入社群】


新智元AI技术+产业社群招募中,欢迎对AI技术+产业落地感兴趣的同学,加小助手微信号:aiera2015_2   入群;通过审核后我们将邀请进群,加入社群后务必修改群备注(姓名 – 公司 – 职位;专业群审核较严,敬请谅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