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女性:全球顶级AI学术会议NIPS现在要改名了(你也来投一票) 2018-08-13

选自Medium

作者:lu popolvuh

机器之心编译

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大会(Conference and Workshop on 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NIPS)正在承受其名称歧义带来的压力。部分原因是其首字母缩写具有「暧昧的内涵」,带有性别歧视的意义。

每个了解 AI 的人都知道 NIPS 的大名。自 1987 年诞生起,这一学术会议已经走过了 30 余年的历史。作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最重要的盛会之一,每年来自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各路专家和业界人士都会汇聚一堂,在近一周的时间里共同讨论和分享人工智能的前沿想法。

在最近一届 NIPS 2017 上,大会共收到 3240 篇论文投稿,创造了历史新高,其中 678 篇被选为大会论文,录用比例 20.9%。40 篇为 Oral 论文,112 篇为 Spotlight 论文。

2017 年 12 月,NIPS 2017 在美国长滩会展中心门口的注册排队长龙「长到可以让你看几篇论文」,这就是 NIPS 的魅力。

然而,几十年的传统和名气有时候也要遵从潮流。最近 NIPS 大会组委会已开始收集研究社区的意见,考虑更改大会名称。

对此,人们的反应喜忧参半:

  • 有些人表示庆祝,并支持此举。

  • 有些人则抱怨说,改名行为比其它可以产生更实质性影响的举措(如实施新的行为守则和提供托儿服务)受到了更多关注。

  • 一些推特和 reddit 帖子则认为改名很荒谬而且无关紧要,还对该行为开了个性玩笑,这些人认为 NIPS 的品牌和传统更重要,并称那些要求改名的人是「欺凌者」和「白莲花」。

对于 NIPS 更名的辩论,我们完全有理由感到不安,尤其是更名计划出现在 NIPS / ICML 新的行为准则和儿童保育计划出台之前。支持和反对更名的原因各有不同。我们想在此强调的是,很多持第三种态度的人忽略了另一些人的想法:改名可以让会议变得更具包容性。这些人没有倾听别人的想法,而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快速总结出:「对我来说,这(名字)从来都不是问题,所以,别改了吧!」搞笑的是,很多人开着性玩笑来拒绝改名要求,这种行为的部分原因是人们要用这个名字来开性玩笑。

NIPS 命名行动小组进行了一项调查,收集大家对新名字的建议,并且刚刚启动了另一项调查,询问社区的人们对于更名的感受,并对其中的一些建议进行了评定。

曾参与 NIPS 的两位女性参与者在 Medium 上发布文章,谈论了她们在参加 NIPS 研讨会时的遭遇,这件事与 NIPS 的另一传统「罗密欧与朱丽叶」奖有关,但事实上这与 NIPS 改名事宜类似,都关乎女性研究者的合理权益。以下是她们的观点:

在研讨会后期,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发现有个参与者不愿意与我们合影。我们当时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照片会被用来评选「罗密欧与朱丽叶」奖。每年这个奖都会颁发给两位在研讨会上有 romantic 之嫌的参会人员。一些参会者被非正式地「委任」收集研讨会期间此类特殊友谊的照片「证据」,这些「证据」会在最后的宴会上宣布获奖结果时被投放在屏幕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朋友不想同我们合影的原因。当我们被告知,我们是最有可能获得「朱丽叶」奖项的两名女性时,我们的第三个室友接到了组委会某成员的请求,要在公寓里拍摄我们的照片以收集证据,证明我们两人中的某一个与另一个参会者有 romantic 情节。

除了不恰当、异性恋视角、具备羞辱性之外,这个奖项对出席人数本就很少的年轻女性也不公平。我们的一位朋友无意中听到有人说「拍摄「罗密欧与朱丽叶」奖的照片很容易——跟着女人走就行了」。作为首次出席该会议的年轻人,如果没有人告诉你这个奖的事情,那你可能会在最后的晚宴上被吓到。另一方面,即使有好心人告诉你你有被跟踪的危险,你唯一的选择就是思考和谁待在一起可以避免被猜测和羞辱。这营造了一种不友善、令人不适的环境,尤其是对初次参会的女性来说。协作与人脉对于一个人研讨会项目的成功非常重要,但是在这里我们根本不能自由地与其他参会者交流。

我们向组织委员会抱怨,坚持认为他们应该废除这个奖项,并鼓励其它参与者进行同样的抗议。但与我们对话的一位组织者告诉我们评奖是为了「有趣」,只是一个「玩笑」罢了。他指出该奖项曾经颁发给机器人、儿童以及夫妻,以驳斥该传统对年轻女性不公的言论。他还坚持道,以前从没有人抱怨过该奖项,但之后他透露他的妻子曾经让他长期避开这个奖项。与我们进行讨论的一些参与者是持支持态度的,而有些人则不然。例如,我们被告知「性别偏见不再存在」,而说这话的人就是在研讨会中曾经对我们其中一人进行过性骚扰的人。

最终,在最终项目展示的前一天,一封邮件向所有参与者宣布「罗密欧与朱丽叶」奖项被撤销。一些人哀悼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同时也认为是时候向前迈进了。而另一些人似乎对奖项的缺失感到义愤填膺,并在邮件讨论中特别提到了我们两人。该「传统」奖项有很强大的基础,而我们作为新人被期望应该适应一切,而不是想着去改变。一名教授写道:

「这真的很不合理,这一社区的魅力就在于其开放友好的氛围,朋友们在此合作无间,因为大家都不苛刻。


我真的认为这是我们社区心态的一个转折点,新人应该适应而不是毁掉我们的精神。


太让人伤心了!


我希望明年该奖项能够回来,这代表着研讨会的初心回归!


至于民主,在去掉某些东西之前,我会先去投票……」

我们中的其中一人回复道:

「我是否可以补充说,某些人从事间谍活动,以便为这个奖项收集『证据』。


而会议上本就为数不多的女性则被不公正地树为靶子。


的确,有时候这挺有趣的,特别是当你处在一个合适的等级职位或熟悉的环境中时。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


我听很多人(男人和女人都有)说过,这种玩笑会让他们感到不安全以及不受欢迎。


请重新考虑。」

之后,有人建议我们应该呆在家里别出门:

「如果你来这里参加大会,却连在早上遇到其他参与者时向其问好都做不到。那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实验室里吧……」

以上答复来自一位教授。一天早上,他在走廊上与我们相遇后,打电话来表达他对没有受到适当欢迎的不满。他说人们早上就应该对彼此微笑并相互问好。

更多回复源源不断地出现,有人认为「罗密欧与朱丽叶」奖与学生嘲笑教授的玩笑没什么区别,每个人都应该有开玩笑的权利。一些人认为改名的决策应该由小组投票决定,而不是管理层做决定;有的人认为没有人应该「禁止」这一传统。其中一个回复认为如果我们想在该领域继续走下去,我们就应该改变自己的性格:

「玩笑就是你可以嘲笑别人,别人也可以嘲笑你。杀不死你的会让你变得更强大、更机智、更有趣。」(呵呵……)

在这些评论中,只有一位参与者在公共对话中表达了对我们观点的认同。尽管也有一些参与者以个人名义表达了支持,但他/她们并没有在公共论坛中公开支持我们。

经过邮件讨论之后,我们与认为我们反应过度的参与者进行了一些沟通。我们的一位导师认为取消该奖并不会带来什么改变。他曾经咨询过一些女性,她们中没有人认为该社区有什么问题。我们和组委会的女性前辈进行过会谈,希望她对此表示同情。但这次会面挺让人泄气的。她面无表情地听完了我们的陈述,然后只说了一句「说完了吗?」

阅读邮件讨论让我们感到孤独、无助、不受欢迎。这让我们疲惫,无心工作。要求取缔该奖项的负担几乎都落在我们两人身上。除了与该奖项有关的烦恼以外,社区的反应也让我们很受伤。我们无法继续前进,没有安全感,被众人明确告知他们不再欢迎我们。我们仍然惊讶于一位教授竟然心安理得地放出在我们公寓中未经许可拍摄的照片,而且竟然有那么多人认为在学术研讨会上这么做是完全合理的。当知道 NIPS 的新行为规范将禁止此类活动时,我们感到宽慰,但是很遗憾我们参与的那个研讨会尚未建立该机制。

近期文章《Want To End Sexual Harassment? Landmark Study Finds Ousting ‘Bad Men’ Isn’t Enough》表明「性骚扰最强大、最有效的表现是企业文化,即研究者所说的『组织氛围』」。我们认为该研讨会的低标准是一种纵容,性骚扰会影响初入该领域的女性研究者决定是否继续其研究。女性已经公开声明会根据会议文化来避免参与某些会议,并谈论了「玩笑的杀伤力」。类似的,我们两人也决定再也不参与该研讨会。如果以后该社区投票决定是否重新引入「罗密欧与朱丽叶」奖时,我们也不会参与抗议。我们高度赞赏该研讨会上的学术研究成果,但我们在那个环境中感到不自由,无法发挥自己的能力。

「罗密欧与朱丽叶」奖项的支持者不了解我们的经历,因此否认它的有效性。尽管我们称该奖项影响了我们的安全、舒适和全面参与研讨会的能力,但他们仍以「好玩」为借口为自己辩护。在呼吁以民主、多人投票的方式做决定时,他们表示,除非其他大多数与会者(多为男性)同意我们的观点,否则我们的经历并不重要(或不正确)。

我们知道「罗密欧与朱丽叶」和 NIPS 的名字不是一回事,但它们都涉及到年轻女性要求改变传统的事情,她们的经历被公开否定或贬低。在这两件事中,社区成员都建议通过投票来解决问题,尽管受影响最大的人不是少数就是已经离开了社区。在这两件事中,一些社区成员似乎更关心传统惯例,而非其影响,而社区对要求改变的提议展开讨论本身就是有害的。

在准备对 NIPS 名称更改发表评论时,请记住,即使你不了解别人的经历,也要选择尊重。为了平等,那些从特权中获益的人必须要放弃一部分东西。而看似无害的玩笑可能会使别人再也不来参与你的大会。只有拥有这种同理心,我们才能让这个社区更加包容、平等。

投票

在 NIPS 委员会变更名字的消息发出之后,有人做了一个非正式的投票系统,统计人们想要的名字。

投票地址:https://strawpoll.com/kr6a138w

  • NIPS(保留当前名称):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神经信息处理系统)

  • ICLIPS(发音 eclipse):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Learning and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学习和信息处理系统国际会议)

  • ICOLS: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Learning Systems(学习系统国际会议)

  • ICLS: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Learning Systems(学习系统国际会议)

  • CLS:Conference on Learning Systems(学习系统会议)

  • NILS:Neural Information and Learning Systems(神经信息和学习系统)

  • NALS:Natural and Artificial Learning Systems(自然和人工学习系统)

  • SNIPS:Synthetic and 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人造与神经信息处理系统)

到目前为止,共有 90 人参与投票。

当前投票者不多,所以这个结果并不具有代表性,作为人工智能社区的一员,你支持哪个名字?可在下面进行投票。



不想被投票结果影响的小伙伴,先不看以下这张图吧。





strawpoll投票系统的目前结果,结果显示,更多的人支持保持现有的名字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lupopolvuh/the-harm-of-harmless-jokes-3ac5c65ad5f5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