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博士离开学术界算不算失败?牛津大学博士有话要说 2018-08-07

选自Nature

作者Philipp Kruger

机器之心编译

近日,牛津大学的医学在读博士 Philipp Kruger 在 Nature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为大家介绍了读博过程中,博士生、导师分别应该怎么做。同时也要告诉大家一个事实——「离开学术界的研究人员并非失败的学者」。

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博士生,我发现自己正被黯淡的就业前景和学术前途所困。这种缺乏希望的未来可能会增加学生的压力,导致他们变得焦虑甚至抑郁(T. M. Evans et al. Nature Biotechnol. *36*, 282–284; 2018)。科学界或许可以通过鼓励人们改变对于博士的看法来解决这一问题。科学家们需要开始接受并承认一个简单的事实:离开学术界的研究人员并非失败的学者。

学生及其导师必须开始将博士课程视为科学思维的训练过程,它可以为各种职业的宝贵「敲门砖」。如果学术界的每个人都可以改变对于博士角色的刻板印象,我们就可以改变对于成功的错误定义,进而从略显狭隘的文化过渡到更为健康、幸福的科学事业。

我发现想要找到一个完美契合自己个性、技能、特长、雄心与兴趣的职业生涯是一件令人烦躁的事——特别是在我周围大多数人都将学术生涯视为默认路径的时候。但是作为一名博士生,我们有义务为自己寻找职业未来。当然,我们其中的很多人都被探索的兴奋感所驱使,享受在实验室中探索好奇心的自由。

与此同时,一些人在博士生涯中发现,我们梦寐以求的工作中,真正重要的是利用人际关系和沟通技巧对社会产生直接的影响,获取经济回报、工作保障或稳定合理的工作时间。我们面前的道路应该是意识决定的结果,而不是缺乏机会的刻板印象。而且,它应该和对于「失败」的恐惧毫无关系。

博士生可以做什么

为了对自己的职业前途做出明智的决定,学生需要发挥他们的主动性和前瞻性。以下是对我有用的东西,以及我认为同学们都可以做的事情。

想清楚自己喜欢什么。博士生涯为你提供了丰富的经验,从做实验到演讲和指导学生。我发现,把每次任务中的喜怒哀乐都记录下来非常有效。这使我在四年中学会了确定自己的工作模式并决定了什么样的任务会成为我未来的工作。例如,比起在实验室收集数据,我发现我更喜欢讨论和展示它们。

培养一系列技能。在我读博初期,我就意识到要积极发展可迁移能力,比如团队合作、管理高年级学生、项目和时间管理、书面沟通和会议报告。你可以在实验室之外发掘一些获得这类经验的活动,如组织活动、教学、公众交流或撰写博客。例如,我曾在牛津参与过英国免疫学学会会议的组织工作,也曾在英国牛津大学教授免疫学的本科课程。

走出象牙塔。这并不像它看起来的这么简单,但我发现大学的职业生涯服务处可以带来启发。职业顾问经常会遇到对自己未来不确定的博士生,他们可以帮助你建立自我评估,并将你的特长和技能与你的角色匹配起来。我还阅读招聘广告,了解企业招聘的职位以及该职位的技能要求。另一个有用的资源是科学招聘会,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很多招聘单位。即使在网上做了很多调查,我还是在招聘会上看到了我从未听说的工作。

组织交流会。不要仅仅依靠线上文章和博客来了解某个职位的真实情况。对我来说,最本质的见解是通过与那些真正从事该项工作的人交谈得来的。我发现,那些决定走出实验室从事其他职业的人知道个中难处,而且愿意分享自己的这段经历。这种职业研讨会通常由学生发起,你甚至可以自己组织一个。在我的部门,我们计划每年进行四次这样的交流会。在为自己的项目筹集资金时,可以把这篇文章发给你的部门或项目主管。

建立自己的人脉圈。早些时候,我发现我在 LinkedIn 上的个人资料是很有用的,它可以帮助我记录人际关系并提供我自己的信息。如果你想向各类会议上交谈过的人征求建议或工作经验,你向他们发送后续信息,他们更有可能记住你。例如,很多参加过职业研讨会的人都给我发过求职策略、他们考虑过的公司等详细信息。

安排实习。利用你(或你导师)的关系网,或者给有关部门发送邮件,寻求一个实习或工作见习机会。今年二月,我花了一个星期在自然免疫学会议上(我在之前的一次会议上与一名编辑见过面),这足以让我对日常工作有一个很好的了解。我参与了文章提交的讨论,写了一篇评论并为一篇论文找到了合适的审稿人。此外,我与公司其他的人交谈,了解了他们的职责所在。比如我发现了初级期刊编辑和评论期刊编辑间的不同。

导师可以做什么

导师要鼓励学生对不同的职业进行自由和开放的探索,并且积极帮助他们找到相关的信息。然而,大部分导师可能对非学术类职业了解甚少,也可能没有多大热情为学生提供这样的信息。在 Nature 2017 年的毕业生调查中,只有 1/3 的调查者能从导师那里获得有关非学术类职业的建议。

2016 年,我曾在牛津大学组织面向博士生的医疗科学职业日活动(Medical Sciences Careers Day),有些人建议学术演讲者提供更均衡的职业信息。因为博士生在学术圈有很多的榜样,有关学术类的职业也有固定信息来源。而这种活动的主要目的是为学生提供他们接触不到的信息,来纠正现有的不平衡。

博士生自己可能难以改变学术界的文化。我认为博士项目和导师有责任帮助学生指明道路,而且我也知道有很多导师把这当成其职责之一。作为项目负责人(principal investigator,PI),你可以采取多种方法来支持学生。

支持学生的专业发展。为学生提供教学、管理、主持会议、管理合作、撰写论文或申请助学金的机会。就我的经验来看,这种做法已经被广泛实践了,但是有些项目负责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培训机会对学生的重要性。当我必须锻炼某种技能时,我可以收获很多。比如准备一场大型演讲,并获得反馈。你可以把它形式化成一个例会,讨论学生喜欢什么,他们在哪方面需要多加练习。

建立灵活的工作环境。我遇到的那些一毕业就有了明确职业计划的博士生,通常来自那种工作灵活、压力小的研究团队。鼓励学生去参加那些课程之外会使他们受益匪浅的活动。我非常幸运,曾有机会尝试过各种不同的东西。但我知道有些人天天待在实验室里,压力非常大。

鼓励学生参加工作。有些正式的博士课程包含一门校外实习的选修课,有的甚至是必修。我觉得这种做法很好。我有个朋友曾在世界卫生组织实习了三个月,参与起草各类文件;还有个朋友为 BBC 拍摄科学纪录片。就我所知,那些参加过实习的朋友都非常重视这一经历。我觉得导师也可以支持学生去实习——并让学生知道他们曾经也走过这条路。

让学生知道你支持他们。可以说,导师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公开支持自己的学生,哪怕他们某天可能会离开学术界。例如,你可以在实验室页面上说,支持实验室成员的专业发展对你来说很重要。你可以用最新的实验室校友名单来补充这份声明,以表明你为他们的成就感到自豪。即将申请博士和博士后的人将会非常感谢你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

博士的价值

关于博士失败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人们普遍误认为博士只是一个针对学术研究的训练。或者换言之,如果离开学术界,你妈会认为你白白读了个博。甚至你自己都会有所质疑。这个问题影响了很多博士以及博士后。

我们知道,大部分博士毕业生最终都转向了其他职业,但这意味着他们浪费时间了吗?当然不是。你在博士期间掌握的技能都是学界外的企业们极为追求的。读完博士说明你非常有韧性、努力、有积极性;说明你可以基于证据做决策,可以解析数据、解释复杂概念;还说明你做事高效,善于安排任务。而且,你有一张能证明一切的学位证。

你有各种理由对未来职业前景保持乐观。

就个人而言,无论我未来的职业是什么,我都不后悔读完博士。


原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5838-y



本文为机器之心编译,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获得授权

✄————————————————

加入机器之心(全职记者 / 实习生):hr@jiqizhixin.com

投稿或寻求报道:content@jiqizhixin.com

广告 & 商务合作:bd@jiqizhixin.com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