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 | AI科技大本营(rgznai100

作者 | Adrienne LaFrance



每个人小时候都渴望拥有力量。可这对于蹒跚学步的孩子们来说,太不现实了,毕竟他们什么力量都没有。因此,他们总要乱发脾气、无理取闹。(不,我要的是这个香蕉,不是那个……它们看起来是一样,但你刚刚剥皮的那个我就是不要。)


他们只是想要自己做主!这种渴望自主的倾向,揭示了孩子们很多无理行为背后的动机。这种倾向同样也能用来解释YouTube视频在学龄前儿童中的受欢迎程度,一些发展心理学这样表示。


如果你没养过3岁大的小孩,你可能都不知道YouTube Kids这个应用,它本质上是Youtube网站的一个精简版,视频内容专为学龄前这个年龄段的儿童进行定制。而又由于YouTube Kids是手机或平板上的一个移动应用,孩子们就可以在这个庞大的视频库中随意点击自己想看的内容。


YouTube Kids的视频首页是由YouTube推荐算法生成的,推荐的依据是用户的搜索历史、浏览记录等个性化数据。该算法的作用就相当于一个漏斗,把整个视频库“倒”进去,只有少数几个能够漏在个人屏幕上。


推荐引擎的任务之艰巨,仅仅因为YouTube视频库的规模非常之大。 “YouTube的推荐系统负责为其超过十亿的用户找出各自感兴趣的内容,从其日益庞大的视频库中推荐个性化内容。“这是Google的研究人员在YouTube推荐算法论文中所作的描述。这个日益庞大的视频库每一天每一秒都还要新上传数小时的视频。而打造如此复杂的一个推荐系统则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该算法需要持续不断地筛选这些难缠的视频,并从中及时鉴别出最新、最相关的内容,同时忽略掉那些不必要的噪音。


YouTube推荐系统架构:在向用户展示少数几个相关的候选视频前,要先对其进行检索和排名。(Google / YouTube)


这里会导致恶性循环的一个因素是:孩子们总会反复观看同一类型的视频。


视频制作者注意到最受欢迎的视频时,就会模仿它,并期待孩子们来点击他们的内容。与此同时,YouTube的算法也会注意到这事,并向孩子们推荐这些视频。只要孩子们不停地点击这类内容,算法就会喂给他们同类的更多视频,从而促使视频制作者去持续地生产同样的内容,以获取点击。


本质上讲,这就是所有算法的工作原理,同时也是滤气泡的由来。一小段计算机代码就能追踪到你点击视频的行为,找出你哪类视频观看频率最多、时间最长,然后就不停地给你推送同样的东西。某种程度上,YouTube Kids所提供的节目,正是针对孩子们想看的内容专门定制的。换句话说,孩子们想看的视频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直至他们失去兴趣而去点击其他内容。

可这说明了什么?

“直到最近,都很少有人关注这事。”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Heather Kirkorian这样说,他是人类发展学的一名助理教授。“但过去的一年,我们真的看到了移动应用和触屏交互方面的某些研究。这是一个起点。”


儿童视频一直是YouTube上观看量最高的内容之一。例如,下面这个视频(Masha and The Bear),根据YouTube的数据,它的观看量已接近24亿。



在YouTube Kids上,你能找到一些童谣伴奏的高品质动画,视频中往往还会附加一些从《粉红猪小妹》这样的知名儿童剧中所截取的片段。这些视频里面,播放量超过3000万的“Daddy Finger”无疑是其中的标杆,ChuChu TV对于此类流行儿歌的动态演绎则就不可避免了。



很多最受欢迎的视频都透着一股业余的味道,像出奇蛋玩具演示这样的视频更是如此。正如视频的标题所描述的:有个成年人在视频中一边展示玩具一边讲解,如何拉扯拨弄玩具、如何剥落出奇蛋壳、如何把Play-Doh彩泥捏成迪士尼公主的裙子……


孩子们对此趋之若鹜。


下面由Toys Unlimited发布的这个视频,吸引到将近2600万次观看。



想知道孩子们为什么喜欢他们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谁不想要一个惊喜?这就是儿童媒体的工作方式。”乔治城大学儿童数字媒体中心主任Sandra Calvert说。除了惊喜之外,很多视频基本上都是玩具广告(比如这个用Play-Doh为迪士尼冰雪公主做裙子的视频https://v.qq.com/x/page/y0393bz3db0.html,播放量将近5.6亿)。他们让孩子们在一个出奇蛋的互联网中点击浏览,享受掌控的力量,自己选择自己想看什么的东西。孩子们总想自己做主,即便只是看起来的样子。


哈佛医学院儿科教授、媒体与儿童健康中心主任Michael Rich说:“这就像是一次快速的频道切换。在很多方面,YouTube Kids更符合孩子们的注意力特点,它的时长比半小时或一小时的广播节目更适合孩子。”


把这类应用同《芝麻街》之类的老节目相对比,Rich他们发现,在较长的节目中插入短片,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让孩子们能保持观看。几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孩子们对于电视节目的反应。现在他们则在研究孩子们使用移动的方式,比如花多少小时、点开的什么应用,等等。



“某些选择行为…对小孩是有影响的。”

研究人员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早已抛弃有线电视的千禧一代,如今有了孩子,这就让YouTube Kids一类的应用软件流行了起来。相比过去28分钟一集的动画片,现在的家长更有可能会让孩子们玩上28分钟的Daniel Tiger’s Neighborhood(美国知名少儿动画)移动应用。


 但对研究者来说,幼儿和学龄前儿童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群体。一个2岁的孩子和一个4岁的可能都喜欢看Daniel Tiger,或与之类似的YouTube视频,但他们所获取的信息却大不相同。Kirkorian告诉我,3岁以下的儿童往往难以通过屏幕获取到信息并将其用在生活中。许多研究都得出了类似的结论,除了一些明显的例外。研究人员最近发现,当屏幕体验变成交互式的,3岁以下的孩子会和屏幕之间产生更强的连接。


Kirkorian的实验室设计了一系列实验,旨在了解交互在幼儿的信息转移上所起的作用有多大。她和她的同事发现,即便对于2岁以下的孩子,相比仅仅观看屏幕上的内容,他们在点击APP时所学到的知识是不一样的。其他研究人员发现,整合某种形式的交互有助于孩子更好地理解信息。


 “似乎是某种选择行为、某种机制的存在让孩子们产生了差异,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值得我们深思。” Kirkorian说。


其中的一个解释是,孩子们喜欢反复看同样的东西,直到他们真正能理解。在我小时候,我在长途旅行中看过无数次《小飞象》的录像,以至于我能把他背下来。显然这不反常,至少在录像机的时代不是,随后的节目点播与移动应用时代更不是。“如果能有机会选择他们想看的内容,孩子们就会乐于满足他们学习的目标。”Kirkorian说,“我们知道学习新信息的方式是某种奖励机制,他们所倾向于选择的信息或视频正是这样。”


乔治城大学的Calvert也这样认为,“孩子们喜欢一遍又一遍地看同样的视频。其中有些是理解问题,所以他们要重复看,以看懂这个故事。孩子们常常理解不了人们的动机,但那是故事的主要驱动力。他们通常无法理解行为和结果之间的联系。”


同样,孩子们对一些简单的名词也比较容易着迷,如大象、火车、月亮、冰淇淋。范德堡大学的心理学副教授 Georgene Troseth说,18个月的时候,许多幼儿都表现过这种“极其热切的兴趣”。这就是为什么孩子们在用 YouTube Kids时,一般只点击他们所熟知的内容,因为他们已经迷恋上其中的某个卡通人物或话题了。不过,这就成了研究上的一个挑战。如果孩子只是因为认出了视频的缩略图而点击它,这就很难说明他们学会了多少东西,也很难说明移动应用跟其他形式的媒介有什么不同。


在乔治城大学的发展心理学家Rachel Barr这样告诉我们:“出奇蛋视频并不出奇,它就是节奏比较快,也包含了一些孩子们真正喜欢的东西——被包裹和拆开的东西。我还没有测试过它,但由于孩子们还不能清晰地构思,所以不太可能从这些视频中学习到新东西。”

                        

“交互并不总是一件好事,”她补充道。



YouTube Kids有助于孩子们的教育吗?

对于YouTube Kids是不是有价值的教育工具,研究人员有不同的看法。很显然,它的价值要取决于视频以及孩子们在内容上的参与程度。其中对于内容的推荐,算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例如,目前还不清楚YouTube推荐引擎对于孩子们过往观看行为的衡量权重有多高。但是如果一个孩子看了一系列打着学习旗号的低劣视频,那他们是否会被推荐算法限制在一个类似的低劣视频的滤气泡内?


YouTube的一位发言人告诉我,对于孩子们观看的视频内容,不存在人类手工的挑选,推荐算法上唯一的人工输入来自于对应用内不适当内容的人工监控。而且,质量控制显然也是个问题。去年有报道说,YouTube Kids上甚至出现过米老鼠用枪互相爆头的视频。


YouTube发言人Nina Knight表示,“现有视频内容没有分好坏,而只是通过算法对其进行了筛选过滤。因而不同于为孩子们精选内容和时段的传统电视,YouTube Kids给每个孩子和家庭推荐的是他们所喜欢的内容类型,随时随地都能看,这是非常独特的。”


与此同时,YouTube Kids视频的制作者们必须要花费无数的时间来跟算法斗争,以便他们的视频能被尽可能多地观看,更多的观看量才能有更多的广告收入。 


Toys Unlimited频道的联合制作者Nathalie Clark说,“你必须要做算法希望你做的东西,不能在主题之间来回切换。”她是辞了ICU病房护士的工作全职来做玩具视频的。


一旦YouTube算法确定某个频道是一个关于软泥、颜色或形状视频的来源,特别是当该频道有给定主题的热门视频时,视频制作者们偏离这个分类就会非常危险。她进一步解释,“说实话,这个分类是YouTube为你选的。就像现在流行Paw Patrol类动画片,那么YouTube就会为你挑选Paw Patrol。”


在YouTube Kids上让你的视频迅速走红还有一些别的策略。做足够多的这类视频直至掌握孩子喜欢的特点。她补充到,“我希望我能说更多,但现在说出来竞争就来了。而且说实话,没人完全懂这些。”


人们普遍没有GET到的另一点是,在移动互联网上长大的孩子们,他们所理解的叙事方式将会彻底改变。儿童数字媒体中心的Calvert说,“有一系列文献表明,阅读更多书籍的孩子更富有想象力。但在交互时代,你不再只是消费他人所创作的内容,你也在制造你自己的东西。”


换句话说,最年轻一代的移动应用用户,正在形成对于叙事结构和信息环境的新期望。除了在屏幕上不停地点击,或是反反复复地看The Bing Bong Song视频,手机对幼儿的长期影响,将同这个高度按需定制的网络世界的其他生活,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CSDN AI热衷分享 欢迎扫码关注 

YouTube算法如何让小孩沉迷到不可自拔……
Tagged on: